「(tast)Carrols Restaurant Group Inc股吧」离婚十亿美元的损失还是一种无形的奖励

  • 时间:
  • 浏览:154
  • 来源:信誉配资网
(tast)Carrols Restaurant Group Inc股吧

离婚十亿美元的损失还是一种无形的奖励

距离贝索斯2013年收购 《华盛顿邮报》 ,时间已过去六年半。在这六年半里,亚马逊股价增长了十倍,贝索斯取代盖茨成为全球新首富,但这份报纸给贝索斯带来了一个最强大的敌人——美国总统,更让他丑闻曝光、形象扫地、被迫离婚。

贝佐斯买《华盛顿邮报》要多少钱?2 . 5亿美元现金。

这只是2013年8月的购买价格。然而,如果我们考虑过去几年,这家报社给他带来的个人、家庭和经济损失,贝索斯付出的代价可能超过了百亿美元。是超级富豪参与政治的风险。

为何收购 《华盛顿邮报》 ?

贝佐斯为什么买《华盛顿邮报》?这绝对不是为了钱。他都没有通过亚马逊收购,2.5亿美元是他自掏腰包的。不能作为媒体赚钱。亚马逊的电子商务和云服务是正确的道路。竞选总统的亿万富翁布隆伯格的财富也主要来自金融数据分析服务,而非纯粹的媒体业务。

在贝佐斯被收购之前, 《华盛顿邮报》 在2013年上半年就亏损了近5000万美元,的收入和用户持续下降。2013年,用户不到50万,在线支付才刚刚开始发展。更重要的是,传统严肃媒体的时代已经过去,美国的旧印刷媒体正面临转型危机:纽约时报集团刚刚低价出售了《波士顿论坛》、《新闻周刊》和《西雅图邮报》,并宣布将不再推出印刷版。

贝佐斯对这次收购有什么看法?他坦承“他对报业一无所知”,但他希望可以“借助把亚马逊打造成国际互联网巨头的经验和技术,将 《华盛顿邮报》 带入数字时代”。看起来像是贝佐斯想要探索网络时代传统媒体的转型模式。他确实投资了博客媒体《商业内幕》,但只投了500万美元去尝试。

贝佐斯似乎也在收购《华盛顿邮报》后给报纸带来了活动。他不仅为报纸的扩张提供了足够的资金,还为报纸提供了亚马逊的软件工程师,帮助报纸进行数字化改造。在亚马逊的技术支持下,《华盛顿邮报》网络流量大幅增加。尽管如此,在美国三大报纸中,《华盛顿邮报》仍然落后于《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的年度数字订阅费仅为40美元,仅为《华尔街日报》一个月的价格。

政治影响力不可小觑

然而,每个人都知道成立于1877年的《华盛顿邮报》不是一份简单的报纸。尽管发行量在美国排不上前三名,但最初拥有 《华盛顿邮报》 的政治影响力绝非财务数据可以衡量的。这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报社,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或许是美国最能左右政坛的媒体。《华盛顿邮报》的格雷厄姆家族,与美国政界的许多知名人士有着更加紧密的联系。

《华盛顿邮报》 专注于美国政坛的政治性内容报道,尤其擅长于揭露各种政治丑闻。从五角大楼的报告到水门事件再到斯诺登,《华盛顿邮报》一再揭露美国政府的重大丑闻,赢得普利策新闻奖,甚至直接迫使尼克松总统辞职。在鼎盛时期,该报曾有数千名记者,但现在仍有700多名记者。

正因为如此,早在收购之际,就有人质疑贝索斯是否想借 《华盛顿邮报》 获取政治影响力。贝佐斯非常聪明,很难相信他没有想过。收购《华尔街日报》后,媒体大亨默多克牢牢控制了美国两大保守旗帜媒体(和福克斯电视)。

也许贝佐斯通过收购《华盛顿邮报》将他的影响力从远离美国政治的华盛顿州扩展到了华盛顿特区,但另一方面,贝佐斯也因为收购而卷入了美国的权力斗争,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政治风险,这可能是贝佐斯在收购时没有预料到的。

大选期间的深仇大恨

贝索斯和特朗普结怨正是因为 《华盛顿邮报》 。早在大选之前,特朗普就公开指责贝索斯收购 《华盛顿邮报》 为了获得政治影响力,为您的亚马逊获得优惠的税收政策。我不知道是特朗普先挑起贝佐斯进行《华盛顿邮报》负面报复,还是《华盛顿邮报》先攻击特朗普,导致后者指责贝佐斯尴尬。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特朗普是 《华盛顿邮报》 继尼克松之后,在过去几十年最集中火力的攻击对象。

在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激烈竞选过程中,贝索斯的 《华盛顿邮报》 让特朗普恨之入骨。该报专门成立了20位资深记者编辑的“打川办”团队,致力于报道特朗普的各种丑闻和负面。每一天报纸上都有关于特朗普的数条新闻,绝大多数都是负面;而评论板块更是清一色的猛烈抨击。在选举的最后几个月,特朗普直接拒绝《华盛顿邮报》报道他的竞选活动。

“如果我当选了,亚马逊就麻烦了”,特朗普在2016年2月这样公开威胁,已经发出了最明显的警告。但贝索斯却似乎毫不担心,反击特朗普在毁灭民主,还公开调侃要把特朗普送到太空里去,毕竟所有人都觉得特朗普必输无疑。《华盛顿邮报》并没有放松对特朗普的关注。就在选举前一个月,《华盛顿邮报》挖出了特朗普10多年前关于玩弄女性的“脏话”,给了后者整个选举过程中最沉重的一击。

2016年的选举原本是最没有悬念的选举。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支持希拉里,几乎所有民调都支持希拉里。然而,最终的选举结果出乎所有媒体的意料。尽管受欢迎的选票减少了300万张,但在美国的选举团制度下,贝佐斯在2016年特朗普反而以304比227的巨大优势压倒希拉里入主白宫。贝索斯彻底懵了。

贝索斯觐见愁容满面

选举宣布几天后,才正式祝贺特朗普当选。也许他需要时间对震惊做出反应。由于《华盛顿邮报》对特朗普的敌对态度,贝佐斯的麻烦远远大于那些只押注希拉里·克林顿的硅谷互联网巨头。 《华盛顿邮报》 给贝索斯带来了一个最不想面对的劲敌——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

2016年12月,当选总统特朗普组织了首届科技巨头峰会。尽管贝佐斯也收到了参加活动的邀请,但他的损失是显而易见的。在巨大的长方形会议桌旁,贝佐斯被放在最不显眼的角落,只能眯眼看着这位未来的美国总统,看上去孤独而不快乐。

与此同时,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他旁边的大笑的商界领袖。敢于在硅谷公开支持特朗普对抗世界的是风险投资家彼得·彼得·泰勒。到目前为止,他是美国总统最信任的人,并给他的大数据公司Palatir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大政府名单。但另一方面,提尔在硅谷也遭到抗议、排斥和憎恨,不得不从硅谷搬到洛杉矶。

在2017年第二届科技巨头峰会上,特朗普与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进行了一次愉快的交谈,而贝佐斯则阴沉着脸坐着。相比之下,微软极少就政治事务表态,在整个大选过程中也没有公开表明政治立场和倾向。因此,特朗普基本没有招惹过微软。而苹果CEO库克也懂得适时迎合特朗普的政绩工程,始终和他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可能预料到了特朗普的报复。2017年,亚马逊投资1300万美元游说美国国会,仅次于谷歌。

特朗普对亚马逊动手

尽管特朗普声称上任会让亚马逊看起来不错,但他直到2018年才开始攻击贝佐斯。那年3月底,特朗普在推特上列出了亚马逊的几大罪状:想尽一切办法避税,第三方卖家不缴税,并使用美国邮政的廉价服务,导致美国零售商破产。在他不断的公开批评下,亚马逊的股票一度下跌了200多美元,市值蒸发了400多亿美元。

面对特朗普的连续炮轰,贝索斯选择了装聋作哑,或许公开对抗总统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事实上,特朗普指控亚马逊的三大罪行都站不住脚。亚马逊没有违反法律,也不需要担心司法调查。它只合法地使用了所有对自己有利的避税条例和商业条件。

亚马逊2017年盈利56亿美元,但没有缴纳任何所得税。因为他们利用以前的亏损来抵消税收。此外,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还为亚马逊带来了7.9亿美元的额外税收减免。在去年亚马逊第二总部的选址中,他们从弗吉尼亚政府获得了近6亿美元的补贴(当然,亚马逊需要在15年内创造25,000个工作岗位和投资25亿美元)。

在特朗普几周的愤怒爆发后,《华盛顿邮报》赢得了2018年4月的普利策奖,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通行证”调查。贝佐斯不失时机地向他的报纸表示祝贺,并把“莫斯科事件”作为对当时令特朗普担忧的“全俄罗斯”调查的影射。特朗普暂时停止了攻击,亚马逊的股票开始停止下跌并回升。看起来贝佐斯已经过了这个阶段。

丢掉100亿美元大单

然而,特朗普的愤怒并没有停止。一年后,亚马逊再次受到联邦政府的沉重打击,但这一次特朗普没有公开施压。2019年底,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亚马逊发起了一项反垄断调查,涉及亚马逊的电子商务业务和云计算业务AWS。去年年底,亚马逊的电子商务业务在美国拥有44%的市场份额,而云计算在美国拥有48%的市场份额(高德纳的数据显示)。

实际上,真正让贝索斯感到紧张的是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尤其是来自美国政府和军方的巨额云计算服务项目。作为最大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AWS一直是美国政府首选的公共云服务提供商,仅中央情报局的服务项目就达6亿美元。然而,微软、甲骨文、IBM和其他小型竞争对手对此一直不满。他们游说政府不要将云计算数据放在一个平台上。

2018年3月,正当特朗普第一次炮轰亚马逊时,五角大楼取消了授予AWS合作伙伴的价值10亿美元的云服务清单。2019年10月,在美国政府对亚马逊发起反垄断调查后,五角大楼授予微软一个价值100亿美元的企业联合防御基础设施云(JEDI)。在这次项目招标中,IBM和甲骨文被提前淘汰,微软和亚马逊是最后两个投标人。

JEDI的规模不仅仅是100亿美元。五角大楼已经明确表示,未来10年内将只使用一家云服务提供商。这意味着亚马逊在未来10年失去了绝地和其他五角大楼的大合同。尽管微软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大名单,但自认为会赢的亚马逊在去年12月直接提起诉讼,声称整个项目招标过程充满了“缺陷、错误和偏见”,特朗普还向国防部施压,要求给微软一份绝地大合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错误和偏见”正是特朗普指责《华盛顿邮报》对待自己的方式。

亚马逊很难赢回合同

根据司法程序,联邦索赔法庭暂时冻结了绝地项目,等待后续审判。然而,亚马逊面临的不仅是美国国防部,还有微软,西雅图的另一个云计算巨头。

被迫关闭的微软对此非常不满。微软律师在法庭上公开指责亚马逊“在竞标过程中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竞争力,而是将合同损失归咎于特朗普总统。”微软愤怒地指责亚马逊“没有证据证明国防部曾经对绝地项目的投标过程施加压力,也没有对贝佐斯发表任何所谓的言论”。

诉讼刚刚进入审判阶段,但是如果亚马逊单以总统Twitter炮轰亚马逊为理由,那么拿回100亿美元大单子的可能性并不大。本身政府采购就有自己的选择权,而且微软的云计算服务并没有明显的劣势,不存在影响国防项目质量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国防部可能会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披露招标背后的具体信息。

更重要的是,由于共和党在参议院占多数,特朗普提名了大量保守派法官,包括两名最高法院法官和100多名。保守派控制着联邦索赔法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联邦最高法院。在直接负责此案的联邦索赔法院,保守派法官与自由派法官的比例是7比3,还有6名保守派法官由特朗普直接提名。值得一提的是,受理此案并下令冻结该项目的法官是由奥巴马总统提名的。

离婚丑闻遭遇善良前妻

贝索斯因为 《华盛顿邮报》 损失还不只是商业利益,还有他的个人形象和家庭财产。2019年1月,结婚25年并育有四个孩子的贝佐斯突然公开宣布离婚。由于他结婚后才创办亚马逊,他的妻子有权分割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份。贝佐斯不仅可能失去价值700亿美元的一半资产,还可能失去对亚马逊的控制权。

然而,贝佐斯幸运地遇到了善良的前妻麦肯齐。为了首先完成离婚,麦肯齐自愿放弃了一半资产,只要求得到四分之一的共同财产。双方都能在3个月内完成离婚(这是离婚平息的最短时间)。如果麦肯齐要求分割资产甚至股份,历史上的第一起离婚案可能会持续数年,并可能直接影响亚马逊的股价。

为什么贝佐斯突然想要离婚?贝佐斯不得不首先宣布自己,因为他的婚外情丑闻被曝光了。从八卦媒体上的作弊照片和短信来看,贝佐斯在2018年公开示爱时欺骗了他朋友的妻子和性感的女主人劳伦·桑切斯。在这起离婚案中,《华盛顿邮报》从未对报道老板的婚外情丑闻感兴趣。

在婚外情丑闻曝光后,贝佐斯放弃了热情御宅族的形象长达20多年。他的出轨伴侣也很快完成了离婚手续。两人开始在各种公共场所频繁示爱,并不回避八卦媒体的镜头。贝佐斯开始买豪宅,去度假,穿着华丽的衣服,带着他性感的女友去各种娱乐活动。看起来现在的贝索斯更像是一个好莱坞大亨,而不是盖茨、扎克伯格那样的科技富翁。

沙特曝光丑闻意在报复

Bezos的婚外情隐私是如何泄露的?起初,贝佐斯还指责特朗普通过八卦媒体曝光丑闻进行报复。然而,随后的调查让他大吃一惊。2019年3月,他的安全主管在调查后公开表示,是沙特黑客入侵了贝索斯的手机获取了私人信息,而且黑客很可能是来自沙特王室。

根据《纽约时报》报告,在2018年上半年,沙特王储在与贝佐斯聊天时,在视频文件中放入了一个假木马程序,破解了贝佐斯的个人手机,并获得了贝佐斯的作弊内容。今年1月,负责此次事件的联合国安全专家阿格尼斯·卡拉马公开要求调查沙特王室对贝佐斯的网络攻击。然而,沙特王室完全否认了这一点。

为什么沙特王室会报复贝佐斯?原因也与《华盛顿邮报》有关。沙特自由撰稿人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2017年9月逃离沙特之后,在 《华盛顿邮报》 撰写多篇专栏抨击沙特王室。和沙特王室在2018年上半年入侵贝佐斯的手机,从那里他们获得了贝佐斯的各种未知隐私。

2018年10月,Kachouqi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被杀,这进一步激起了全世界主流媒体的愤怒。揭露贝佐斯的婚外情丑闻,破坏贝佐斯在以前家里热心人的个人形象,甚至宣传贝佐斯离婚和财产分割也是对《华盛顿邮报》老板最直接的报复。

六年时间财富增十倍

贝佐斯在2013年购买《华盛顿邮报》已经六年半了。在过去的六年半时间里,亚马逊的股价上涨了十倍。贝佐斯也取代盖茨成为世界首富。即使离婚也没有给他造成重大损失。目前,他的个人财产高达1300亿美元。很难评估《华盛顿邮报》在其中扮演了多大的角色。

但直觉告诉我们,如果特朗普从010年到59000年顺利连任,他可能会对亚马逊施加更大的监管压力

《华盛顿邮报》是贝佐斯的无形回报还是有形损失?

相关热词搜索:(tast)Carrols Restaurant Group Inc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