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76)蒙古能源股吧」这种流行病严重打击了餐饮业或者为龙头企业创造了购买机会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信誉配资网
(00276)蒙古能源股吧

这种流行病严重打击了餐饮业或者为龙头企业创造了购买机会

(原标题:疫情对餐饮业造成了沉重打击,或者为龙头企业创造了购买机会)

疫情防控还在进行中,这对以餐饮业为首的服务业打击巨大。有研究认为,整个餐饮业因疫情损失近万亿。某知名餐饮企业称,公司账上的现金加上贷款最多也只能再发3个月工资。即便资金储备多一些的龙头餐饮企业,实际也处境严峻。

疫情下餐饮业面临的形势如何?本期《红周刊》采访了中国食品工业分析师朱、狐狸尾巴松资本董事长王、东方马拉松资产管理研究员张野和专业投资者景凯成。他们告诉记者: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是短期的,现金充裕的公司“生活更好”,但疫情持续多久仍是最大的问题。疫情可能改变对外交通行业的生态模式,但把握餐饮业的潜在机会是标准化程度高、门店经理资源充足、供应链完善、激励机制合理的连锁企业。

他们都同意,如果领先的餐厅股票进一步下跌,这将是一个很好的买入机会。

nbsp。

现金储备成“生死线”

外卖进一步潜移默化

《红周刊》:根据2019年年中的报告,海底捞拥有69056名员工,平均月薪为6.92亿港元,为41.51亿港元。目前,公司拥有流动资产78.30亿港元,其中34.13亿港元为货币资金。由于员工薪酬是关闭期间的主要成本,如果只计算员工薪酬,海底收取的货币基金可能能够支持4.9个月。用同样的方法计算了九毛九和夏布夏布在2.4个月和2.2个月的支持时间。你怎么想呢?

朱丹蓬:这种流行病对中国餐饮业来说一定是“致命的”。一般来说,春节是餐饮业的旺季。根据我们的计算,疫情已经给整个行业造成了1万多亿元的损失。有点安慰的是,99美分的商店主要位于广州,而夏布夏布夏布主要位于华北,武汉和湖北的位置很少。这件作品在不幸中相对幸运。以海底捞为例。截至1月28日,湖北省共有28家门店,其中武汉26家,宜昌2家,约占3.7%。从绝对值来看,连锁餐饮企业的整体管理成本远远高于单店,这也是西贝说“不会持续三个月”的原因之一。

王代新:餐饮业的经营模式是“高现金周转率”,这是受停业影响最大的。在停业期间,最重要的支出是商店租金和员工薪酬。对于前者,一些连锁商业广场已经出台了租金减免措施,可以缓解一些压力,因此员工薪酬带来的压力更大。如果餐饮企业此时手头有更多的现金,他们可能能够“支撑”更长一段时间。例如,海天劳的流动资产账面价值高于大多数其他公司,克服困难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最近的首次公开募股融资约占20亿元“救命钱”的9.9%。关键是要看流行病的持续时间。如果持续时间过长,整个行业将进入“停产”阶段。对于龙头企业来说,逆潮流而动,扩大市场份额是可能的。

张晔: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新的皇冠流行病何时会得到控制。事实上,这次的疫情与去年12月开始的非典有点相似,到次年5月基本得到控制。那一年,非典疫情对北京的餐饮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与北京大型连锁餐饮企业CFO沟通后发现,在非典流行的第一个月,餐饮业基本“冻结”,客流量下降到正常水平的15%,5月份恢复到正常水平的40%,然后又恢复到80%。换句话说,在非典期间,餐饮业也经历了一个先“冻结”后逐渐复苏的过程。

靖开诚:我相信全国所有的部门都会对餐饮业给予一定的支持,世界当然离不开连锁餐饮。仅从就业角度来看,海底捞家族的员工人数就接近7万人,夏布夏布有2.6万人,西贝有2万多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连锁餐饮企业“大到不能倒”。

《红周刊》:在疫情期间,送餐服务已经成为餐饮业最重要的分支,一些餐饮企业也推出了“联系人”

朱丹蓬:同意。尽管外卖业务带来的收入比例相对较低,但它起到了“行业冻结时及时提供帮助”的作用。此外,我们不应该忽视外卖业务在当前特殊时期带来的“显著心理”效应,这种效应实际上强化了品牌效应。疫情消退后,消费者对这些品牌的认识和认可也会显著增加。因此,餐饮企业从战略和战术上积极布局外卖市场是非常必要的。

靖开诚:外卖食品业务作为餐饮业务的补充,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餐饮企业的现金流。事实上,这种流行病对餐饮业的影响可能更深。我相信未来整个行业对相关标准的要求会不断提高,如店铺的消毒灭菌、餐厅隔断的布局、应急措施等。

nbsp。

标准化是天然护城河

翻台率是核心指标

《红周刊》:大型连锁餐饮企业成功的“密码”是什么?

靖开诚:与其他火锅品牌相比,海底捞在标准化方面更具优势。事实上,标准化是餐饮连锁企业向全国开放的基本条件。以海底捞为例,其店铺选址、材料采购、厨房管理和服务标准已形成标准模式。同样,所有新店都将遵循这一标准,这在其他国际连锁餐厅品牌中也可以看到。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餐饮品牌都有标准化复制的能力。例如,一个专注于烤鸭的品牌也提供各种热菜、冷菜、汤等。这无疑增加了标准化和扩展的难度。

王代新:衡量餐饮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指标是周转率(表重复利用率),它能直接反映品牌的知名度和企业的经营效率。国内仅有的营业额超过5%的公司是九毛九旗下的海蒂劳和泰尔。在海底捞所属的火锅领域,由于火锅自然标准化程度高,再生产难度低,参与的品牌多,竞争激烈。海底捞的竞争力在于服务,这是其他品牌火锅店难以复制的。“太二”的主菜是腌鱼,这是一种比较经典的川菜“大菜”。短菜单用于提高标准化水平。从市场调查来看,海底捞和塔尔基本上都是成立火家庭,甚至很快就要排很长时间的队。

张晔:覆盖全国的餐饮企业,其供应链也需要相应的配套设施。例如,中国一家领先的餐饮企业有一家公司分别负责供应菜肴和基料。第二是人事管理。独立商店的核心是商店经理。因此,储备门店经理人才是餐饮企业向全国扩张的前提。在新店的发展中,核心是新店的周转率是否能达到标准,新店对老店的周转率有什么影响。以国内一家领先的餐饮企业为例,其对新开门店三个月内营业额的要求在3.5%以上,对10公里以内的老店营业额的影响不会太明显。因此,新店的快速扩张对老店的影响可以从同一个店的收入(同一个店的收入)来检验。如果同一家商店的收入下降,新店扩张的质量可能会受到质疑。

《红周刊》: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网络红”餐厅来加剧市场竞争?

张晔:网上红店通常以精美的视觉效果为特征,包括装饰和菜肴等。然而,在目前的水平上,他们能否成为一个全国性的连锁品牌,主要取决于人员管理、标准化和供应链的建立。当然,“长期运营计划”很重要。在一家目前更受欢迎的“网络红”餐厅背后,其创始人是一位在20世纪90年代进入餐饮业的“老”人物。看起来年轻时尚的餐厅可能不仅仅是“年轻”。因此,市场通常会优先考虑拥有优秀管理团队的餐饮企业。

nbsp。

板块集中度依然较低

短期下跌或是机会

《红周刊》:投资餐饮公司的前景如何?

010

靖开诚:这些高端餐饮品牌的“天花板”仍然很高。目前,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达到1万美元左右,但与日本、韩国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相比,国内外出就餐的比例仍相对较低。因此,属于外出就餐市场的连锁餐厅的长期市场增量可以得到基本保证。此外,国内餐饮连锁率也很低,而头餐厅品牌的市场份额仍然不高。从市场容量来看,目前处于领先地位的餐饮企业仍有较大的扩张空间,一线城市市场尚未饱和,未来将继续向三线、四线城市下沉。在菜肴的选择上,无论是火锅还是腌鱼,实际上都是川菜。然而,具有“辣”属性的餐饮将具有更强的消费成瘾和粘性。

《红周刊》:如果疫情继续影响这些公司的股价,这是一个好的购买机会吗?

张晔:是。从长远来看,这种流行病对餐饮业的影响是短期的。目前,市场对海蒂劳和九茂的估值相对较高,但如果结合增长潜力,目前的估值可能不会很高。例如,目前,在九毛九旗下大约有130家太尔店。理论上,所有能开海底捕捞的地方都可以开酸菜鱼店。

王代新:我们认为是这样。一般估价方法=价格、价格等。是相对静态的指标,不能动态地反映企业的价值。估计未来几年的增量空间并贴现现金流可能更合理。因此,这些连锁餐饮公司仍然有一定的投资价值,尤其是在股价下跌的时候。

张晔:是。从净利率指数来看,海底捞和夏布夏布表现较好,或许投资价值较高。

相关热词搜索:(00276)蒙古能源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