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流炒股」在过去三年里打败钱包的第三方支付行业也开始衰落

  • 时间:
  • 浏览:181
  • 来源:信誉配资网
北流炒股

在过去三年里打败钱包的第三方支付行业也开始衰落

中国的钱包制造商,太难了。

浙江台州,素有“中国缝制设备制造业之都”的美誉,现在没有专门生产钱包的企业。

你知道,2017年之前路桥区枫江街有300多家箱包制造商,其中一半以上生产钱包。

现在,要么削减生产线,要么进行改造。

钱包行业的利润降至冰点。

即使是中国最大的小商品生产基地义乌,也只有少数人生产钱包,其中大部分是外贸出口订单。生产要求极高,但销售量也在下降。

时代抛弃钱包制造商时甚至没有打招呼。没人会想到是手机制造商打败了钱包制造商。

这只是移动支付发展洪流中一个意想不到的冲击。

山后面一定有峡谷,击败钱包行业的移动支付也有起有落。2017年,移动支付的发展开始“下滑”。

回顾2019年底,2017年是对第三方支付进行严格监管的一年。这三年可以说是第三方支付的冬天,但现在仍然寒冷而温暖。

监管之变:管理到治理

第三方支付机构在2017年之前玩得很开心。

网上电子商务交易越来越多,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网下条形码支付席卷全国,加上储备基金的利息,允许支付机构“撒谎和赚钱”,以及可疑的黑色和灰色产品。支付机构的利润率并不比让每个人“尴尬”的银行差。

然而,躺下来赚钱的好日子很快就会结束。

来源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国办发[2016年第21号),其中涉及第三方支付监管的三个方面:公积金管理、直连断开、无证经营。接下来的政策组合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对第三方支付的强力监管,行业监管带来的风突然从微风变成了飓风。

2017年,将会有10、209、217、281、296、248等政策,以及14、45和21等其他文件在整个行业中响个不停,只为文件编号。监管范围自上而下涵盖清算组织、金融机构、支付机构、收款和汇总支付机构。

文件很多,政策很多,但是中心很明确,即“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关部署,落实国务院关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管理的主旨也很明确,对经营支付业务的机构,要“断直联,清理无证经营,保证合规,缴纳备付金”。

今后两年的政策和实施基本遵循了上述文件的精神。

到2019年,情况略有变化。共同基金整改工作成效显著,网上贷款风险基本消除,转型有序推进。第三方支付完全完成了中断直接连接的工作,解决了多头连接和内部黑盒操作的风险。储备基金付清后,“灰犀牛”将被锁在笼子里。无证经营全面查处,两清、黑灰生产等违法行为基本得到查处。

控制“混乱”是手段,发展是目的。从今年陆续出台的一些政策可以看出,对支付的强有力监管将继续下去,但主题已经从监管转向发展。

首批“名录登记”企业落定、给支付机构备付金计息、促进条码支付的互联互通……,基于互金整治思路的“管理”逐步向行业发展的“治理”过渡。

市场之变:双寡头到三国杀

2017。经过几年的发展,移动支付行业基本上被支付宝和微信垄断,其他拉卡拉、苏宁、快钱等机构也站在了一边。

许多人认为这个行业的“双头垄断”模式可能是稳定的。然而,在网络经济模式下,挑战巨人并最终成为巨人的案例从未少过。

结果,33,354款不愿在条码支付市场彻底失败的银行支付产品来到银联云闪支付(UnionPay Cloud Flash Payment),以“王者归来”的姿态对这两大巨头发起攻击。

作为一个“国家队”,银联云闪速支付有着独特的优势。以数十亿银联卡为基础,各商业银行的合作支持,中国银联品牌十多年的认可,开放银行系统的“统一超级账户”,以及“银联62部”的强力补贴,云山富的用户数量和交易量呈现指数增长,广泛分布在交通、日常生活等生活领域。截至2019年9月5日,云闪存应用用户数量为ha

支付机构之变:买买买到卖卖卖

到2014年底,许可证审批基本停止。2015年,只有两个机构获得了新的许可证,从那以后许可证审批停止了。总共有271个支付许可证似乎相当多,但最有价值的“互联网支付”许可证只有100多个。

如果你想获得支付许可,你绝对只能购买股票。许可证资源的稀缺和互联网巨头的迫切需求催生了支付许可证的二级交易市场,该市场在2016年达到顶峰,2017年开始下滑。

根据公开信息,2015年支付机构股权交易近10笔,2016年近20笔,当年最高交易价格为3335.43039亿元(韩礼德收购的联动优势),而2017年只有10笔左右。

百度搜索“第三方支付公司”指数的受欢迎程度显示了支付公司市场的受欢迎程度(见图1)。

然而,当时的市场环境更像是一个“卖方市场”,支付牌照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大亨们基于他们自己的需求和发行未来支付牌照的不确定性,开始一个接一个地购买。

回顾2019年,尽管支付机构的股权交易热已经降温,但同样的数字仍然很高。今年年初,万辉化工收购了德斯股份。近日,贝宝还收购了国富宝和无线卡,后者收购了银行信贷。

看来它们都是支付车牌的交易。这没什么不同,但它的本质已经改变了。

2017是卖方市场。支付机构不愿意出售。自然,如果价格和条件不合适,交易就无法完成。

自2019年以来,需求方已经从原来的国内巨头转变为新的国际巨头,但这并没有导致支付许可交易的短缺。

调查其原因,支付牌照的供应商增加了。经过近三年的强力监管和整改,中小支付机构面临的管理难题让许多人想到“套现”,出售许可证自然是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直接交易市场已经成为“买方市场”。

此外,购买许可证可能不再是获得许可证的唯一途径,而且可能会发放支付许可证。在这种心理预期下,买家自然会对车牌资格更加挑剔。

双向开放:走出去到引进来

2017年,在第六届支付清算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以“支付行业全面开放”为主题,全面阐述了支付开放的政策、意义、原则和措施。

央行讲话透露的信息表明了中国支付行业双向开放的紧迫性和必要性。自移动支付发展以来,中国支付行业在“走出去”方面收效甚微。作为一个卡组织,中国银联继续扩大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支付宝、微信和银联云闪支付基本遵循“中国人去哪里,支付服务就去哪里”的原则,以满足出境游客的需求。它们广泛分布在东南亚、日本和韩国等热门旅游目的地。

有趣的是,三者之间的国内竞争也延伸到了国外,从而间接将总支付机构带到了国外。当然,苏宁支付、联动优势、首信易支付等其他组织也在细分领域取得了一些收益。

与“走出去”相对应,支付服务的“引进”一直缺乏实质性进展。

但2019年,外资终于进入支付领域。贝宝通过收购国富宝的股权,以商业存在的形式进入中国支付市场,随后德国的Wirecard收购了银行信贷,也进入了中国支付市场。

虽然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发展领先于世界,在价格和产品上更具竞争力,但国际支付巨头支付许可证的全球分销和跨境支付经验将为支付行业带来全新的竞争力和打破市场格局的机会。

场景之变:C端消费到B端产业

如果追溯付款的发展在B端,将比2017年早得多。支付宝和微信分别得到了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和社交网络平台的支持,占移动支付总额的90%以上

自2019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支付机构开始在高速旅游、公共交通、医疗卫生服务、政府服务等场景中探索支付服务的优化,在提供支付服务的深度行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政策无疑是极其有效的。支付作为最基本的金融服务,无论是“支付”还是“支付”,最重要的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实现支付效率和安全性的提高。否则,一家位于黑色和灰色产品的储备利息和巨额利润产业链上的支付机构,有什么动力去尽一切努力提供艰苦、累人、收入更少的行业服务呢?

回顾过去三年的监管,事实上,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来纠正历史发展的混乱,促进支付业务的回归。例如,与银行的直接联系、随机连接、滥用、支付接口的随机清算、非法挪用储备资金等问题都已基本解决。虽然共同基金整改工作给支付行业打上了“强监管”的烙印,但回首过去,这也是对行业混乱和发展的整改。

矛盾的是,支付行业的健康发展通常与员工的状况背道而驰。

在过去三年,该行业的发展是积极的,雇员的情况是“积极向下”。从“监管不会那么难”到“支付不能做”,再到“宁做不触线”,真正诠释了什么是“心理健康自律”。

业务范围从一线城市扩大到了18线县的“下沉市场”。从家乡到东南亚,再到沙特阿拉伯和尼日利亚,它真的穿越了山、海和人山人海,走过了支付从业者的“普通道路”。

即便如此,支付机构仍然很开心。作为一名从业人员,老板不必要求不要逃跑,高级管理层也没有坐牢的风险,雇员也不必在离职后提取工资。我认为这是监管给行业带来的最明显的好处,也是移动支付成为“四大新发明”之一的重要前提。

相关热词搜索:北流炒股